我们不可能全程监控
2020-12-15 19:3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老人认为,第一次介绍的那名女子很有可能是婚介所的婚托儿,一来是为了稳住他,二来是能“骗”些钱就“骗”些钱。

婚介所负责人要求老人交纳1600元的服务费,但老人当时身上就带了200元钱,婚介所负责人就叫来了一辆车,载着老人、女子一起到老人家拿钱。

晚上,老人请他们吃了顿饭,之后婚介所负责人离开。“还没说一会儿话呢,女子张口就要金镯子、金耳坠、金项链。”老人当时就觉得不对劲,一口拒绝。

半个多月前,老先生看到一家婚介所登的征婚信息很是齐全,就有些心动。他来到婚介所,一名张姓女负责人接待了他,给他介绍了一名65岁的女子,让两人见面。

老人介绍,在拒绝了女子索取“三金”的要求后,对方称:“要不就给1500元钱,当做见面礼。”再次被拒绝后,女子离开。

在此后的半个月时间内,老人打了几次电话,对方均称正在给他留意,后来就不再接听他的电话。

在婚介所,陪办记者见到了张姓负责人。她对老人的讲述并没有异议,但认为老人的“指证”是无稽之谈,“那都是他自己说的,这根本不可能,人家那位女士还说他不合适呢。”

老人要求退还费用,但婚介所负责人认为自己已经付出了劳动,不应该退还全款,双方陷入争执。

经陪办记者调解,婚介所负责人退还老人1500元钱,并表示“我们以后尽量保证双方不要再出现类似的事情”。

至于索要钱物一事,该负责人解释说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双方相处了解和进展由各自把握,“我们不可能全程监控,给或不给、啥时间给,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。”而不接电话的原因是老人耳朵有点背,在电话中沟通不畅。

3月30日下午,陪办记者和老人一起来到了大学路与中原路口附近的这家婚介所。

对于陪办记者提出的“能不能看一下那名女子的登记资料或联系方式”的要求,该负责人认为不合适也没那必要,“事情既然到了这种程度,再联系她也没多大意义。”

老人当时就给婚介所负责人打电话反映情况,认为介绍的人太不靠谱,但负责人却责怪他不应该与人家发生口角。稍后,婚介所负责人称既然这个没谈拢,还可以继续给老人介绍。

市民张先生今年80岁,家住秦岭路棉纺路口附近。老伴在数年前去世后,他就一个人生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qctivj.cn台湾5分彩、5分彩计划、威廉希尔官网赔率、1分赛车计划、365电玩版权所有